当前位置:首页 » 学海拾贝

年画还可以这么画?

发布时间:2022-03-19 07:30 作者:管理员 浏览:775次

  来源:美术报

  中国传统年画是流传于中国民间并为中国农村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每逢新年来临,老百姓就会用年画来装饰环境,祝福新年吉祥,同时企盼来年风调雨顺。年画承载着老百姓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年画的历史很早,据记载唐宋以后开始流行,明清以后更为成熟,经过长期的发展演变,中国年画逐步形成了以苏州桃花坞、天津杨柳青、潍坊杨家埠、河南朱仙镇、四川绵竹为代表的年画百花苑,深受老百姓喜爱。

 张涵  《百虎闹春》张涵  《百虎闹春》

  在中国民间,年画不仅是年节的艺术点缀,还是中国民间审美的重要载体,它承载着中国民间文化传承和道德教育的功能,在它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之下,蕴含着强大的中国民间文化精神。中国民间年画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刘巧云 《带虎帽的娃娃》刘巧云 《带虎帽的娃娃》

江琼彦 《缝虎迎春》江琼彦 《缝虎迎春》

  新年画演绎新面貌

  中国年画形式语言大多采用大红大绿的色彩,充满喜庆的气氛,造型上善用夸张的手法,极具艺术性,其中的人物、动物等生动可爱,富有活力,体现了中国民间的艺术创造力。

  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年画发生了快速的发展。由于专业画家和新的媒体加入年画创作队伍,中国年画在形式和内涵上有了新的拓展。形式上,有上世纪50年代出现并且风靡全国的“农民画”,内容上,从一味节庆祈福的题材向农村生活劳动题材转化,如陕西户县农民画“老书记”、浙江嘉兴秀洲农民画“南湖菱歌”等。上世纪50年代以来全国涌现了如陕西安塞、湖南麻阳、广东龙门、浙江舟山、吉林东丰、广西靖西、江苏邳州等一批农民画地区,这些农民画地区的农民画家创作的作品在吸收中国民间年画传统的基础上,扎根于时代,面向生活。在形式上吸收当代美术的多种表现方法,内容上通过对生活劳动场面的提炼升华,充分表达了农民朋友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创作手法多样并举,日趋成熟,成为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新年画。

章玲珠 《虎娃闹新春》章玲珠 《虎娃闹新春》

周焕琴 《五福送富》周焕琴 《五福送富》

  新时代以来,中国美术家协会等国家美术机构大力推广新年画活动,要求画家们积极投入到现实生活之中,反映新时代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和各行各业涌现出的英雄楷模人物。2014年,中国美术家协会首次将农民画纳入全国美展年画展区,农民画作为年画展区的新成员在全国美展亮相,获得了全国美术界的好评。今天,中国年画以崭新的面貌活跃在农村文化生活之中,为新时代中国社会发展贡献着它们的文化力量。

周美宝 《正月初四接灶神》周美宝 《正月初四接灶神》

周万能 《开心虎》周万能 《开心虎》

  一百个画家就有一百幅老虎形象

  2022年为农历寅虎年,全国近百位农民画家以虎年为题,进行关于虎年生肖的年画命题创作,创作出了一批优秀的新年画作品。生肖是我国特有的历法,十二生肖的每种生肖都有美好的寓意,虎是我国传统的十二生肖之一,是百兽之王,它凶猛彪悍、行踪诡诈,使虎成为中国古代民众崇拜的对象,它代表威严与勇敢,具有祈福辟邪的寓意。

毛美仙 郭尧胜 《福虎迎新》毛美仙 郭尧胜 《福虎迎新》

杨月萍《五虎临门》杨月萍《五虎临门》

  参与创作的农民画家来自全国各地,不同地区有不同的风俗,一百个人心中有一百只老虎,一百个画家就有一百幅老虎的形象。这些以虎为题材的年画风格各异、形态万千,每一幅作品都生动可爱,极具艺术魅力。例如朱国安的《慈母虎娃》根据浙江舟山地区的风俗特点,造型独特,舟山是地处我国东海的海岛地区,民风淳朴。作品中小孩的虎头帽预示对孩子平安的祈福,着蓝印花布服饰的母亲虽然寥寥数笔,却充满着母爱,玩拨浪鼓的孩子完全沉浸在他自己的儿童世界里,整个画面充满温馨的节日气氛。

吕延春  鲁娜  《虎头虎脑》吕延春  鲁娜  《虎头虎脑》

郑利民《寅虎迎春》郑利民《寅虎迎春》

李承芝《白虎的传说》李承芝《白虎的传说》

  吕延春与鲁娜的《虎头虎脑》则描绘了吉林农村的节日风俗,以我国北方地区的虎头帽和布虎娃为题材,描绘了合家团圆、幸福祥和的美好愿景,孩子们快乐的气氛和作者粗犷热烈的色彩运用是对浓浓年意的抽象表达,是一幅北方特色的年画佳作。李承芝的《白虎的传说》是以版画的形式创作的年画作品,浓郁的色彩及图腾形式的构成,有明显的巴渝地区艺术特色。白虎是我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四大神兽之一,它具有辟邪、祈丰及惩恶扬善、喜结良缘等多种神力,是威严、尊贵的象征。郑利民的《寅虎迎春》是一幅带有江南山区风俗的年画作品,作品之中的老虎除去了威严,给人以欢乐祥和的气氛,作者用蓝印花布的纹饰托底,有浓厚的民间味,挂满果实的大树带给读者丰收的欢乐气氛。

陈海莉 《母子闹春》陈海莉 《母子闹春》

何萍青 《虎虎生威》何萍青 《虎虎生威》

童芬芳 《玉虎迎春》童芬芳 《玉虎迎春》

吴铭璐  《鯱》吴铭璐  《鯱》

  陕西安塞的陈海莉的《母子闹春》吸收了陕西安塞地区民间剪纸的表现手法,造型夸张,又不失生动可爱;何萍青的《虎虎生威》采用中国民间灶头画的手法,以单线勾勒的方法,使画面显示出生动活泼的气氛,各种不同物体的叠加,使作品具有超现实的现代感;高桂桂的《寅虎闹春》和童芬芳《玉虎迎春》、吴铭璐的《鯱》则从中国传统木版年画中吸取营养,具有浓厚的民间版画色彩。可喜的是,一部分农民画家到现实生活中体验生活,提炼语言,创作出具有时代特征的年画作品,为新时代年画创作拓展新的空间。如余统德的《乡聚中国年》、余海军的《如虎添翼》、陈菊红的《虎娃》、陈双才的《年味》等,这些作品紧紧抓住新时代农村、农民的切实需求,色彩鲜艳、造型不拘一格,画出了新时代新年画的新面貌。

余统德 《乡聚中国年》余统德 《乡聚中国年》

余海军 《如虎添翼》余海军 《如虎添翼》

陈菊红 《虎娃》陈菊红 《虎娃》

陈双才 《年味》陈双才 《年味》

  虎年话年画创作活动开展时间紧,全国的农民画家接受创作任务以后,积极投入到创作之中,短时间内创作出一批优秀的虎年年画作品,他们希望通过这些作品给全国人民拜年,祝我们的国家国泰民安,人民美满幸福。

高桂桂 《寅虎闹春》高桂桂 《寅虎闹春》

  中国年画扎根于中华民族文化土壤,有着独特的审美样式,寄寓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深受老百姓的喜爱。今天的年画作者大都来自于农村,他们用手中的画笔,描绘出新农村发展的崭新乐章。我们希望这一门古老的艺术重新焕发它的光彩,为时代留下宝贵的艺术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