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少年专区

古人有多喜欢吃外卖?皇帝奉家法点外卖,还有专门的外卖公司

发布时间:2022-04-11 09:34 作者:管理员 浏览:694次

原创 文史君 浩然文史行走在街头,我们经常可以看见忙碌的外卖小哥穿梭于大街小巷之间,“万能的外卖小哥”这个热梗也是人们在网络上热议的话题。在我们的印象中,现如今如此发达的外卖行业似乎是近几年经济发展的伴生物,但是其实,无论是外卖这个词还是外卖本身所代表的行业,在我国古代早已出现,屡见不鲜。古人远比我们想象的要“时尚”得多,他们对外卖的热情也不小!一、古人也爱吃外卖
严格意义上的外卖其实是指餐馆饭店将食物卖给顾客,并让顾客打包带走而不是堂食,因此我们现在的打包其实也可以算是外卖,而送外卖顾名思义就是店家送货上门了。
照这个定义,外卖在汉朝就已经出现了。《汉书·王莽传》中有这么一段记载:“莽闻城中饥馑,以问业,业曰:‘皆流民也。’乃市所卖梁飰肉羹,持入视莽,曰:‘居民食咸如此’莽信之”。说的是王莽统治时期有一年闹饥荒,王莽问侍从王业情况如何,王业便到城里买了一份“外卖”给王莽看,说饥民们都可以吃上这个。汉代小酒馆
到了唐宋时期,中国的外卖行业随着餐饮业的发达而多见于史册。唐代的笔记小说《唐国史补》中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吴凑为京兆尹,他要宴请众人,明明事先没有准备,却能够如此迅速地准备好一切,这一切都得益于唐朝市场上的外卖服务,只要有钱,两三百人的食物都可以迅速地为你准备好。
唐朝如此,宋朝更甚。宋朝的餐饮业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登峰造极般的存在,随手检翻《东京梦华录》,我们便可以看到满页的美食,例如卷二的“州桥夜市”条,就描写了当时汴京城夜市的美食胜景,不仅有“旋煎羊、白肠、鲊脯、冻鱼头、姜豉子、抹脏、红丝、批切羊头、辣脚子、姜辣萝卜”,还有“素签沙糖、冰雪冷元子、水晶角儿、生淹水木瓜、药木瓜、鸡头穰沙糖、绿豆、甘草冰雪凉水、荔枝膏”等众多甜品,可谓可咸可甜,老少皆宜。影视剧中的宋代夜市
当然,当时的汴京城内的小吃餐馆不仅仅限于州桥夜市内,在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美食。汴京城简直就是吃货的天堂,在这种情况下,汴京的市民们也逐渐经不住诱惑,叫上了外卖。《东京梦华录》卷三记载了一个叫“马行街铺席”的地方,这里的美食也不少,“处处拥门,各有茶坊酒店,勾肆饮食”,还十分贴心地分成了“北食”和“南食”,生活在这附近的百姓,“往往只于市店旋置饮食,不置家蔬”。美食的诱惑加上人性的懒惰,让马行街铺席的市民们不再在家中做饭,而是到店内购买外卖。
马行街铺席的百姓们如此,汴京其他地方的百姓想必也是如此。在北宋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中我们还可以看见,一个店小二正端着食物从“脚店”内走出来,《东京梦华录》中有记载:“在京正店七十二户,此外不能遍数,其馀皆谓之‘脚店’。”原来当时汴京比较高端一点的饭店就叫 “正店”,稍微低档一点的呢,就叫“脚店”,画中的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上门送外卖的店小二,或者是来脚店买食物的市民。外卖是伴随着餐饮业发展而来的产物,因此外卖兴业并非是汴京的专属,在很多工商业发达的城市也可以看到外卖的身影。南宋笔记《三径野录》中就有记载:“吴中妇女骄情,皆不肯入庖厨,饥则隔窗索唤,市食盈笛,至不下楼。”说的是吴中的妇女们不太喜欢做饭,饿的时候就把一只篮子通过窗户放下去,小摊小贩取走篮子中的钱,然后就会把妇女们所需的食物放到篮中,妇女再将篮子收上去。这或许是效率最快的外卖了!
北宋灭亡之后,南宋迁都到了临安,临安的工商业原本就比较发达,自从成为都城之后就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餐饮业,《梦梁录》中有这么一段记载:“处处各有茶坊、酒肆、面店、果子、彩帛、绒线、香烛、油酱、食米、下饭鱼肉鲞腊等铺。盖经纪市井之家,往往多于店舍,旋买见成饮食,此为快便耳。”这说明,临安的外卖业丝毫不比汴京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夜市
达官贵人们虽然身处深宫重帷之内,也抵不过城内的美食诱惑。宋朝不仅是市民们爱吃外卖,就连皇帝都对外卖流连忘返。《东京梦华录》卷六“十五日贺诣上清宫”条记载了十六日皇帝与百姓同乐的盛大场景,其中有一句:“宣和年间,自十二月于酸枣门(二名景龙)门上……都下卖鹌鹑骨饳儿、圆子、拍、白肠、水晶鲙、科头细粉、旋炒栗子、银杏、盐豉、汤鸡、段金橘、橄榄、龙眼、荔枝。诸般市合,团团密摆,准备御前索唤”。准备御前索唤的意思就是随时准备为皇上服务,一旦皇帝想吃外卖了,这些小商小贩就会马上为皇帝准备好食物。
南宋的孝宗皇帝就特别喜欢吃外卖,《都城纪胜》就记载了有一次“就观灯买市,帘前排列内侍官帙行,堆垛见钱,宣押市食,歌叫支赐钱物,或有得金银钱者”。说是当孝宗想吃外卖的时候,就会吩咐身边的侍官去买,还会十分大方地赏赐店家金银,那时候有什么好吃的呢?书中记载有“李婆婆羹”“南瓦子张家糯子”等等。你要是问宋孝宗是和谁学的?那肯定是和他老爸宋高宗赵构学的。
赵构十分喜欢点外卖吃,宋孝宗去给赵构请安的时候,赵构就曾点过外卖来吃,这外卖包括“李婆杂菜羹”“贺四酪面”“臧三猪胰胡饼”等。影视剧中的赵构
你以为宋朝皇帝点外卖只是因为贪吃嘛?不不不,在宋朝,皇帝点外卖可以称得上是一条祖宗之法。岳飞的孙子岳珂在《桯史》中记载了一次他参加宋宁宗生日宴会的经过,其中提到了这么一个故事:“因言此艺祖旧制。在汴京时,天造草昧,一日长春节,欲尽宴廷绅,有司以不素具奏,不许,令市脯,随其有以进,仍诏次序勿改,以昭示俭之训。”说的是宋太祖有一次心血来潮想要举办宴会,手下的人告诉他你这也太突然了,都没准备啥,宋太祖回答说点外卖不就行了?于是太祖手下的人便跑到市场上买来了外卖。宴会开始时,外卖还没到,前两道菜上的还是果品,等到上第三道菜的时候,外卖才买回来。后来宋太祖就下诏,以后这种场合前面几道菜都要去买外卖,以示节俭和与民同乐。影视剧中的宋太祖
宋宁宗举办生日宴会时也遵循了这个祖制,岳珂记录说当天吃的外卖分别是“旋鲊”“暴脯”和“羊肉”。宋孝宗和宋高宗还因为频频点外卖被大臣埋怨过,但宋宁宗这也算是奉命点外卖了,谁也不敢说他的不是。
近年热播的《清平乐》中也提到了宋仁宗点外卖,说是宋仁宗错过了吃饭的时间,于是便叫人从市场上买来了王婆包子和猪皮肉。而另一部电视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也有主角点外卖的场景。我们熟知的大诗人苏东坡是个吃货,他也喜欢点外卖。林语堂在《苏东坡传》中就说我们这位大诗人偶尔请客吃饭的时候会点外卖。《清平乐》中的宋仁宗
古人点外卖的习气,也反映在了众多宋元明清的小说里。例如宋话本《郑节使立功神臂弓》开头写道“众人正喝酒,一个人挎着篮子走过来,叉手唱三个喏,从篮子里取出砧板和刀具,借个盘子,切了一盘子牛肉,送到酒桌上:我听说众员外在此吃酒,特来送一劝。”这个送牛肉来的外卖小哥明显是收到了吩咐,这才送来了喝酒之人点的外卖。
《喻世明言》中也有类似的记载:“宋四公便叫将店小二来说道:‘店二哥,我如今要行。二百钱在这里,烦你买一百钱爊肉,多讨椒盐,买五十钱蒸饼,剩五十钱,与你买碗酒吃。’店小二谢了公公,便去谟县前买了爊肉和蒸饼。”这里的店小二充当的也是外卖小哥的角色。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古代的外卖行业与现代依然存在不少的差距。由于科技的限制,古代的外卖行业肯定不可能像我们现在这样突破时空的限制,尤其是空间,就算是发达的汴京城,市民们叫外卖也肯定是就近,而不会跨越大半个汴京城去买外卖。尽管当时已经有了可以保暖的食盒,但如果距离过远,不仅时间上要等很久,食物也有可能在半路冷掉,从而无法保证口感。食盒
二、一条龙服务
外卖行业只是中国古代餐饮业发展的一个衍生物,但其实中国古代还有比送外卖更高级的一条龙服务,那便是承办酒席,只要东家出钱,便可以很快置得一桌甚至是几桌饭菜。有需求,就有服务。
在《唐摭言》中记载了一个叫“进士团”的组织,大家先别误会,这里的“进士团”指的可不是由进士组成的团体,而是专门为进士置办酒席的团体。唐代有这样的风气,高中进士之后要置办酒席宴请众人,因此长安城内一干游手好闲之人便聚集组成了专门承办酒席的“进士团”:“初则至寡,洎大中、咸通已来,人数颇众。其有何士参者为之酋帅,尤善主张筵席……水陆之珍,靡不毕备。”刚开始时进士团人数较少,但之后或许是见有利可图,成员也多了起来。由进士团置办的酒席质量还是有保证的,山珍海味都有。
到了宋朝,置办酒席的一条龙服务就更加趋于完整。《都城纪胜》里面就有关于“四司六局”的记载,所谓的四司分别是帐设司、厨司、茶酒司、台盘司,六局指的是果子局、蜜煎局、菜蔬局、油烛局、排办局、香药局。四司六局的分工可谓细致入微,照顾到了置办酒席的方方面面,比如说果子局不仅要置办鲜果,还负责劝酒。怕喝多了也没关系,贴心的香药局还会为你准备醒酒汤。四司六局虽然名称很正式,但并非官家,而是民间商业发展的产物,很多富贵人家都置有“四司六局”。当时的人形容“四司六局”是:“各有所掌,故筵席排当,凡事整齐,都下街市亦有之,当时人户,每遇礼席,以钱倩之,皆可置办。”只要有钱,四司六局便会竭诚为您服务。四司六局的出现极大地便利了百姓的生活,既省时,也促进了商业的发展。
文史君说
外卖行业是餐饮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从这个角度来说,外卖并不是现代的专属,从众多历史记载来看,古人对外卖也情有独钟。“进士团”“四司六局”的出现可谓是外卖行业的加强版,也可以归为中国古代的服务业。“四司六局”的服务如此周到体贴,再一次让我们感受到古人的生活有多么丰富。而外卖行业的发展,也进一步提高了古人的生活水平。
参考文献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中州古籍出版社,2010年。
谢昆芩:《长安与洛阳:汉唐文学中的帝都景象》,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
典参:《古人如何叫外卖》,《老友》2020年第9期。
(作者:浩然文史·景苏)